9月1日晚,央视直播的《开学第一课》在全国上亿学生和家长的瞩目下开播,在收视率创下高点,全国网收视率2.95%的情况下,这堂课却以节目延后、足足13分钟的教育商业广告被众多网友认为上“砸”了,遭吐槽“广告第一课”。到底什么才是适合孩子的“开学第一课”呢,扬子晚报记者由此展开各方意见追访。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楠

  家长被要求陪看还要拍照,竟看了场“广告课”

  原定晚间8点推出的《开学第一课》,播出了十几分钟的商业广告,涵盖培训机构、学习APP等,直到晚上8时13分许才开始正篇。此事迅速引起相当部分家长和社会公众的关注和讨论,相关帖子迅速在朋友圈成了十万加。较普遍的看法是,“诚信是当学生乃至为人处世的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开学第一课》严重不守时,做了最坏的榜样”。

  据悉,《开学第一课》是教育部与中央电视台合作的大型公益节目。自2008年起,教育部就和中央电视台密切合作,于每年新学年开学之际推出《开学第一课》。今年的8月22日教育部办公厅发文,要求学校通知到每一位学生及其家长,让其在家与家长共同观看。接到通知后,各地教育部门层层转发,学校也高度重视,在教育部要求人人观看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提出要求,或是要求观看时拍照上传,或是要求写好观后感。

  一位上海的家长告诉记者,去年开始老师在班级群里要求准点收看并拍照上传,大家纷纷照办。今年虽没明确要求拍照,但老师说要收看,大家还是按例拍照上传。

  插播广告谁该负责?央视和教育部分别回应

  在教育部联合4部委为学生“减负”、严查校外培训的背景下,“第一课”的广告居然以课外辅导类广告为多。今年2月22日,教育部联合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商管理总局四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严查校外培训、叫停学科竞赛。许多家长随即吐槽说,“插播的广告不是别的,正是教育部门三令五申要叫停和规范的课外辅导广告。”

  对此,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我们正在与央视方面联系,教育部只参与了(《开学第一课》)节目本身的制作,节目编排等其他事情我们还不太清楚。”昨天下午,“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发布致歉微博称,“9月1日晚,央视综合频道《开学第一课》播出前广告太多,影响了家长和同学们准时收看。谨向家长和同学们表示诚挚歉意!感谢您的关心!我们将不断改进工作,更好地为观众服务。”但不少家长并不买账,认为这一致歉缺乏诚意,且有“甩锅”嫌疑,随后“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微博关闭了评论。

  嘉宾和鲜肉明星被diss,“第一课”该娱乐化吗?

  对于整台节目也有网友吐槽总结,“少年强,则国强。少年娘,则国娘。广告多,扰人心。时间长,学生累。观后感,走形式。”对节目邀请的表演嘉宾表示不满。比如,“成龙隔空讲述了自己追逐梦想的心路历程。对于一个对儿子管教不严吸毒,自己婚姻出轨并对私生女不闻不问的父亲而言,如此人物为刚刚走上学校第一课的孩子现身说法,合适吗?主持人在娱乐圈里任何场合都可以称呼‘成龙大哥’,但在小朋友面前灌输‘大哥’理念,这真的符合节目组的初衷吗?”

  节目组请来新F4、朱正廷等小鲜肉明星来助阵,也遭到家长的集中火力diss。“开场来了四个小鲜肉,一点没阳刚之气,还不如看男篮。”在采访中,有家长就直言,“干嘛开学第一课就要找这些明星来呢,给孩子看的节目不必过分追求娱乐化。其实生活中就有很多非常有才华的少年,为什么不发掘一下他们的故事呢?孩子确实爱追星,但这样举全国之力推行的节目,你更要给他们看有价值的内容。”

  当“开学第一课”变“广告第一课”

  吐槽“开学第一课”一度刷屏时还挺让人惊讶的,毕竟孩子要写读后感的,所以家长和孩子都不敢马虎,掐着时间等,没想到等来了10多分钟的广告。现如今这广告真是无缝不入,看个网剧,不买会员,就是无休无止的广告。买了会员,中间的剧场小广告也是少不了。注意力即经济,没想到这手竟也伸向了最应纯净的《开学第一课》,而且长达10多分钟,相当于学生一节课的四分之一时间了。

  商业社会逐利行为延伸到这里,已是值得商榷了,没想到,广告内容竟然是各种课外培训,而课外培训却是教育部三令五申不许上的,但这节目居然是跟教育部合作的,所以估计很多家长心里各种打问号:这广告到底是要啥意思?啥导向?但目前的结果是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道歉了,但教育部门并未就广告内容的导向对错做出说明。 

  开学大片与我们的集体焦虑

  家有儿女的你,《开学第一课》看了吗?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争议,其实这些争议折射的都是我们内心的焦虑:说是减负,可节目前面那么多培训广告是逗我们吗?补习班还敢停吗?上哪个好?节目放到晚上快十点,是默认了小学生应该这个点儿睡觉吗?那个明星谁和谁会不会把我们娃的审美带跑啊?不怎样怎样会不会就被时代抛在后面了……这都是这一代家长们的集体焦虑,其实广告平时学校门口和手机营销得要厉害多了,鲜肉流量带动的潮流孩子比我们懂得多了……一部开学大片解决不了我们的焦虑但也带不来这么大负面影响。不过家长们反应这么大及央视第一时间的道歉倒是让节目本身的意义加乘了,这直观说明了在现在的教育中家长们怕什么,孩子们缺什么。

  其实如果不那么紧张焦虑,家长可以陪着孩子一起放松地边看节目边跟孩子聊聊看法,不管认不认同都可以讨论,就当做一档普通儿童节目。而且这与你还陪孩子看了隔壁热血沸腾的男篮夺冠比赛一点都不冲突。希望以后每年的开学前一晚,我们和孩子都比前一年更开心,至少更放松。    张艳

  还是“减负”这个老话题

  “开学第一课”, 到底应该给孩子们什么呢?节目出发点本来是好的,以一档充满仪式感的节目开始新学年。但是作为电视节目,要使所有人满意,既兼顾教育性和趣味性,又要贴近学生日常生活,弘扬主流价值观,符合孩子们的成长需要,挑战和难度现实存在。另外,乱七八糟、不合规矩的广告也令节目的公益属性产生模糊。“开学春晚”由此在创造高收视后,迎来最大危机。

  家长和电视从业者站在不同角度上,有不同看法。做儿童节目的人抱怨国家对孩子的节目监管严格,当孩子和家长一起看节目时,或许我们成人也要反思,作为家长的意见和建议,是不是代表孩子们的心声?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的成长阶段不同,对节目的认知和理解也会有差异,选择什么样的偶像合适呢?追星都是高年级孩子,低年级的孩子对这样的明星并不感冒,但家长们说,就怕这种形象会引导他们,误认为男孩子就是这样?如今我们讨论的问题,跟之前春晚遇到的舆论危机,几乎如出一辙。看电视也变成作业,恐怕在大环境下,如何让从节目到家长都能真正“减负”,才是关键。